欢迎您来到法治在线 联系电话:010-52323421
首页 > 资讯 > 正文

巴彦县农村泥草房改造资金,大豆种植补贴哪里去了?跟踪报道(二)
发布时间:2016-09-08 10:26:37   来源:法治在线   点击:

                巴彦县农村泥草房改造资金,大豆种植补贴哪里去了?跟踪报道(二)
       
       本报7月28日对“巴彦县大豆种植补贴哪里去了?”进行首次报导之后,引起极大的反响。继而,为敦促问题彻底解决以匡正惩恶,本报记者于8月4日再次来到巴彦县,对巴彦县大豆种植补贴去向进行追踪调查。
       大豆种植补贴属于国家专项资金,而只针对大豆一个品种,国家、地方的数据不仅连续两年存在着巨大差异,就连增长还是下降,都没能达成一致。土地就在那里,要搞清楚一个面积,却如此困难。一项新政策的试行,不可避免会牵扯到很多因素,然而,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在最基本的种植面积上,却是一笔糊涂账。
          记者对大豆补贴款去向的调查从申报发放流程开始,其申报首先由村对大豆种植面积进行调查、填表后,报到乡政府。经乡政府审核后,报到县统计局。县统计局审核后,报到县财政局。由县财政局于每年9月份对大豆种植面积进行实地核实统计后,向上级财政部门申请拨款。款拨到县财政局后,县财政局再把款分拨到乡财政所,乡财政所按各户申报面积把钱打给各家帐户。
       循着申报发放流程涉及的部门,记者进行实地走访调查。8月8日,记者来到华山乡政府。华山乡党委书记汪书记接待了记者。汪书记先是对本报先前的报导提出质疑,汪书记认为本报先前的报导不实。记者让他拿出证据证明时,汪书记拿出了一个情况说明。称:新生村2014年大豆种植面积只上报了852亩,华山乡报了19176.19亩(并未拿出报表)。记者要求把情况说明中显示的百姓名单记下时,汪书记明确表示,不可以。记者不解:公开性的信息因何被拒绝了解呢?
         8月9日,记者来到巴彦县财政局对整个款项的流通环节进行调查,财政局的韩局长接待了记者,同时也介绍了整个资金申请流程。记者要求财政局提供资金下发的公示信息和上报款项的数据依据,韩局长明确表示,数据都是由统计局提供的,并且这个信息不能提供,涉及到隐秘信息。记者再问:本应该就是公开的信息,为什么就不能提供呢?这里边到底隐藏着什么信息?
       随后,记者来到巴彦县统计局,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对于记者的询问做出了明确的答复:数据是统计局提供的,但是都是由村委会核查之后上报乡统计助理,然后统计助理上报统计局,这里边在上报数据的过程中是否有不实际的地方,我们不知道,我们都是按照数据说话的。
      为了更接近事实真相而多方探察求证,记者对村民也进行了调查。记者于8月9日之后,陆续对华山乡其它村几个屯进行调查,被调查的村民说:“2014年他们屯只有几户种大豆的,根本没有每家每户都种。种大豆的补贴款己给了,没种的没得到补贴款。
        与此同时记者也取得了以下证据证据:1、华山乡新生村毛家岭屯土地台账。2、华山乡新生村毛家岭屯2014年大豆种植面积公示表。3、华山乡新生村毛家岭屯2014年直补发放公示表。4、华山乡财税所2015年大豆种植补贴记账凭证(2张)。5、华山乡2015年良种补贴(大豆、玉米、水稻)及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汇总表。根据证据显示出的信息:证据(|)证实了华山乡新生村毛家岭屯共有村民200余户及各户承包地面积。证据(2)证实华山乡新生村毛家岭屯,2014年大豆种植面积每家每户都有申报。根据每户承包地面积和上报面积计算,其比例为15%,这与此前的报导无异。证据(4)证实了华山乡2014年大豆种植补贴款己县财政局拨到了华山乡财政所,且己支付完毕,还证实了钱打到为数不多人的账户里。同时也证实了2014年联明村拨付大豆补贴款173551,30元(大豆种植补贴标准为60,50元,下同)。核算成土地面积为2869亩。满井村为455613,00元,核算成土地面积为7531亩。平原村为219739,00元,核算成土地面积为3632亩。通达村为204292,18元,核算成土地面积为3377亩。新生村为65756,00元,核算成土地面积为1087亩。少陵村为149029,02元,核算成土地面积为2463亩。总计华山乡2014年大豆补贴款为1267980,50元,土地亩数为20959亩。这与此前报导的基本相符。证实(5)证实新生村共有土地22577,5亩,平原村20075亩,少陵村23314,4亩,通达村22442,4亩,联明村22354,4亩,满井村38269,5亩。华山乡共有土地149033,22亩,其中水田13082亩。这与此前的报导相差无几。证据分析:华山乡共有土地149033,22亩,其中水田13082亩,旱田135951,22亩。以旱田15%计算,华山乡大豆种植面积为20392亩,这与实际的上报面积20959亩几乎没有出入。这又与华山乡新生村毛家岭屯上报的比例一致。可不可以认为华山乡其它村也是按每户土地面积15%上报的呢。如果这个情况属实,那126万多元的大豆补贴款又为何只打到为数不多的人的帐户里呢?
       对于华山乡司法所长王殿中在新生村毛家岭屯多分地一事的调查结果是:王殿中家是华山乡满井村(原华山乡双发村)人。且在满井村(原双发村)在二轮土地承包时己分到了应分地。证据(|)证实了王殿中在新生村毛家岭屯分有土地8,39亩,证据(3)证实了王殿中在新生村毛家岭屯领直补的面积为37.7亩。以上事实足以证实王殿中在新生村毛家岭屯多分了土地8,39亩及谎报直补面积骗国家直补一事属实。
       记者本次采访再度疑惑:一、在对与大豆补贴款有关的事项调查中,与之相关的村委会、乡政府、统计局、财政局采访时。为何这些地方却在刻意回避问题。他们在隐瞒什么?本应公开的数据为什么不敢拿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与无辜。但纸永远包不住火,真相岂能永远被掩藏。二、大豆补贴款为专项资金,从申报到发放有看严格的审核、验收、监管程序。为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三、做为最先提供数据的村委会,怎会有如此胆量敢以身试法。那么又是谁为其撑腰?
       另有资料显示,2014年巴彦县落实农作物播种面积344,5万亩,粮食作物335,4万亩,其中优质玉米222万亩,优质水稻63,4万亩,两高大豆50万亩。这50万亩大豆种植面积又与上面的按土地面积15%比例上报大豆种植面积不谋而合。难道这只是一种巧合吗?根据大豆补贴每亩60,50元计算,这50万亩的大豆补贴款应该在3千多万。那这3千多万的补贴款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又有多少是骗取的呢?又是谁在这笔巨款里获益了呢?这是不是一起贪腐大案呢?等等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调查。同时也希望相关部门能早日介入,还村民一个事实真相。
       对农村泥草房改造资金的去向,记者在报道之后就这个问题深度调查,8月9日,记者来到巴彦县财政局,财政局王书记接待了记者,表明来意之后,王书记向记者介绍了资金的发放过程及申请流程,同时对报道做出了解释:报道中提到的1800元的补助,王书记表示这个是市级资金,7500元是危房的省级资金,而且财政局只负责发放,同时监督发放资金是否到位?记者提出1800元的市级资金有没有相关文件?王书记表示在经建股,得等助理回来才能拿到,现在没有。随后记者把农民的直补折子图片出示给王书记,上面显示的是1600元,对于这个数字王书记没有明确作答。
          试问:农村泥草房补助标准都是国家统一的标准,问什么还分省级和市级?还有即使是补助1800元,但是老百姓得到的确实1600元,那么其余的资金去向何处?
随后记者再一次来到巴彦县住建局,一如既往的见不到局长,记者把来意向办公室主任说明,希望能约一下局长,主任给记者的回答是:领导的行程我们也安排不了,如果需要见局长的话,到政府办让县委的领导给安排约见。
        记者需要了解一下住建局在申请泥草房资金的过程,同时要了解一下具体补助的标准,可是就是这个应该公开的文件,在住建局几次的沟通都没有得到,为什么?住建局拒绝给这个文件,这里边是不是有一些不可让外人知道的事?
        对泥草房资金的去向问题,本报记者将会再次跟踪采访。

上一篇:习近平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 在西湖边喝茶漫步
下一篇:我的连队我的牵挂(上集)

分享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