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治在线 联系电话:010-52323421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中国新闻出版报:用新闻评论回应社会关切
发布时间:2016-07-17 15:26:26   来源:   点击:

        在业内外一片唱衰纸媒之声的今天,报纸剩下的最有力的武器似乎就是评论了。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新京报》精心打造评论版的做法是很正确的,特别是社论。过去有的报纸曾经尝试把社论个人化,采用个人署名,现在看,这也像是评论界的一个闹剧,不符合全球的潮流。报纸不仅仅应该培养出色的专栏作家,还应该有鲜明的社论立场,这不只代表同仁态度,也反映了媒体的存在价值。

          就这篇社论《对“孔子和平奖”闹剧应一笑了之》而言,“孔子和平奖”这样的闹剧不仅是一个新闻事件,可以说它同时也是一个评论事件,换言之,它本身是有新闻评论空间的。类似的事情并不少,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许多事件都具有话题性,所谓的网络舆论场,说白了就是一个庞大的公共讨论空间。以往,一个新闻事件出来后,媒体通常的方式就是用新闻报道来回应,而这样的做法显然是不够的,媒体还应该用评论的方式来解答社会的疑问。并且,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新闻的周期运转加快了速度,这就要求新闻评论的回应也应相应提速。

          说老实话,在看到《新京报》该篇社论之前,也没有搞清楚“孔子和平奖”的闹剧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网络的特点是把新闻事件简化,不仅仅是标题党,而且什么内容吸引人眼球什么内容就突出处理,结果常常是只关注一个点,不及其余。因此,要想在网络上搞明白一件事,往往需要阅读者有搜索的主动性,网上不缺乏信息,但是,如果仅仅依靠新闻的推送,经常就会不明事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和传统的阅读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传统媒体采取的方式就是一次让你看明白。而新媒体的阅读是多次的、碎片化的。

          像“孔子和平奖”这样的闹剧,很适合《新京报》等都市类媒体刊发社论。因为在报纸评论格局上,不同的报纸也承担着各自的任务。实际上,中国对国家级评奖非常看重,因此,有关的审批也很严格,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像“孔子和平奖”这样的奖项十有八九是山寨的。西方国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奖项,不会因为一个奖项的设置就造成国家形象的很大损失。反而是某些人借境外注册钻空子设立奖项,让我们对中国内地设奖一事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很多人如今已经很容易把孔子和中国联系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孔子学院,还有许多人把孔子和中国的国家形象紧密联系起来,结果就是这个奖项听上去像那么一回事。此事倒是提醒我们,就是中国有没有必要设立一些国际奖项?如果设立应该用什么名义?或者说是用谁的形象?

          如今报纸的社论刊发频率越来越低,在注重舆论导向的今天,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新京报》这样的报纸显然可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用新闻报道来回答社会疑问往往不同于用新闻评论来回答,新闻报道评论化并没有受到广泛支持,而新闻评论报道化反而是由来已久,今天恐怕还要加上一条,就是新闻评论话题化,只有这样,我们的新闻评论才能积极地、不躲闪地直面社会问题,做到不失语。

       

上一篇:媒体融合呼唤内容价值的回归
下一篇:教师里的临时工:富地方的穷老师

分享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