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治在线 联系电话:010-52323421
首页 > 访谈 > 正文

互联网时代,“木桶效应”失效了
发布时间:2016-07-17 17:59:46   来源:   点击: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很早就开始关注研究媒体融合问题,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他认为,在互联网背景下,过去我们讲的“木桶效应”已经遭到颠覆,如今反而需要把长处发挥到极致。

          时代周报:随着信息技术和硬件的发展,传媒的生产和传播方式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们有没有必要对“传媒”确定一个新的概念?传播学研究应该作出哪些改变?

          喻国明:未来的传媒会以内容为中心,加入越来越多非内容的服务、非内容的价值创造的传播与服务,而且非内容的价值创造远比内容带来的市场价值大得多。如果把互联网视为传媒产业的话,传媒业会很大,比如移动互联网,当每个人即时的需要如网上支付、移动交往等都可以用一个手机来实现,那卷动起来的国民经济将会数百倍于PC互联的市场价值容量。

          因此,未来传媒的概念就是,以传播为介质的一种配置社会资源、商业资源及一切社会生活的整合架构,这就是传媒。以后万物皆为传媒。能量、物质、信息,这三者是构成世界的基本要素,且无所不在。弗拉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提出,未来的世界、未来的所有学问都可以概括为传播学,所有的社会组织都离不开传播。

          就传播的数字化而言,万物皆可能成为数字化信息的承载与表达的媒体:一辆公交车的车身、一个矿泉水瓶子,都可以成为介质,进行传播,但我们总不可能去办矿泉水瓶传播概论课,等等。所以,传播学的研究要抓住那些更为重要和关键的东西,而不是表象化的东西,这才是传播学研究的真正价值所在。

          传播学更应对自身的专长—内容传播以及与内容传播直接相关的一些要素进行深入的、多层次的研究。这些研究是其他任何学科不能替代的,这是本体研究,也是狭义传播学。广义传播学就是对整个社会运作的架构所作的研究,这是未来传播学两个重要的方向。

          时代周报:你认为媒体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的背景下应采取哪些策略?

          喻国明:互联网逻辑下的传媒形态的匹配方式,就是应该除了自身的“一招鲜”加上在广域市场中相关资源的“整合”。因为网络的竞争就是寡头独占式的极致化竞争,网络上的竞争就是全球的竞争,最明显的趋势就是一家独大、赢家通吃。你的产品必须是这个领域前三位或前五位,才能引起大家的关注。有人做过研究,比如,打开网页,第一页面被点击的概率是20%,第二页就是3%,到第三页就是百分之零点几。

          在互联网背景下,用户洞察是互联网制胜的关键。谁最了解用户,谁就能制胜。比如小米的创始人雷军,他做过互联网,但并不懂手机。手机市场竞争到连诺基亚都被边缘化的程度,可雷军还是选择了做手机,理由很简单,他懂用户,有一整套“洞悉”用户的特殊技术和手段,他能为中国的手机使用者量身定做。

          另外,在互联网背景下,一定要走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要善于做各种资源的整合。过去我们讲“木桶效应”,桶的容量是由桶的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的,于是,我们的主要精力便放在了提升和补齐一块块短板上。但是,在互联网背景下,这个“木桶效应”在很多情况下失效了,反而是要把自己最长板发挥到极致,在一个更为广阔的生活和市场空间中去搜索和自己相匹配的相关资源,构成一个“强强合作”的新“木桶”—这样才能适应互联网条件下的“赢家通吃”的竞争需要。而互联网也为这种整合提供了广泛的互联互通的技术条件,为我们整合“新木桶效应”提供了可能。这一原理强调的是自己的“一招鲜”再加上开放式的市场“整合”,就是把自己的所长发挥好,跟别人最擅长的方面去合作,不是自己什么都做,要形成分工和精细化的意识,这是互联网的崭新匹配方式,要求我们一定不能用二流三流的能力做一流的事情。

          我们看到,现在大多数传统媒体的微信或微博都是传播自身传统媒体的内容,这还是传统工业化的思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仅仅把互联网当作延展自己价值的平台和渠道,是以我为中心的自我影响的延伸,这是误区。互联网是社会资源的组织方式和组织原则,应该是在我的资源与别人的资源的对接中实现“1+1>2”的协同效应,找到价值的叠加,从这个角度理解互联网的价值,才是把握互联网逻辑的关键所在。互联网给我们的资源很多,千万不要让过去的优势成为我们转型的负担。

          传统媒体为什么一直做不好新媒体,就因为过度相信自己的能力,以自己为原点,构建自己的小圈子,而不是采用更开放的方式,去进行更大平台上的整合。要知道,每个新机遇的到来都有窗口期,如果窗口期到来的时候你还在画地为牢式得自恋,就会丧失机遇。

          另外,网络传播属于多层次传播,传统媒体大多擅长于宏观的、宏大叙事的内容表达方式,但现在,分众传播、微传播成为受众接受传播内容的主要方式,所以传统媒体应该研究在新的传播“相位空间”的阵地上的传播规律和市场法则。

          时代周报:在媒介融合的时代,信息传播的方式变了,大家交流的方式也变了,在这种背景下一向只注重内容生成的传统媒体应如何对待传播环节呢?

          喻国明:传统媒体的重要职责是构筑公共话语空间,也就是当社会哭的时候,不要让大家哭出沮丧;当社会笑的时候,不要让大家笑出狂妄。负责任的媒体应该具有一种理性,但基于互联网的社交媒体作为一种圈子文化,在圈子里是有情感共振的,不可能让每个人自发地就都做到世界皆醉我独醒。这个时候,传统媒体的作用就是把圈子与圈子之间打通,这是传统媒体的长项。

          从社交媒体的功能来看,微信是我们自己人的圈子文化,是自己人的共振。而微博,更适合不同意见的交流和对冲,这是形成社会信息和意见流动的最好的技术平台。应该说,信息和意见的流动是保持社会健康和活力的关键所在。从全球经济的发展态势看,经济全球化对经济是有好处的,但也带来文化的一体化、单一化,这对文明的进步是巨大的威胁。世界文明发展的根本动因是异质化,保存个性和异质是文化发展的重要使命。但是现在,似乎微信胜于微博,这不是好事。微信形成一个个小圈子,好处就是圈子里的每个人能找到温暖,但缺点是,这种信息的传递通过朋友圈筛选后所获得的是井蛙观天式的局部世界,这样的拟态世界是经过圈子来划定、图解的世界。而微博不同,我们可以通过微博实现信息的交换和意见的对冲,由此便形成信息的社会性流动并致力于寻找到社会共识的最大公约数。

          面对社交媒体,传统媒体的责任就是通过设置公共话题,让圈子和圈子之间的信息流动起来,实现圈子之间的协商对话,在对话中打通圈子与圈子之间的隔阂,让社会意见的表达达成一种理性的兼顾与平衡。所以,当社交媒体唱红脸时,传统媒体就应该多唱白脸,这就是社会机制的分工。

        来源:时代周报

       

上一篇:“自媒体”时代,主流媒体的影响力如何体现
下一篇:“看得见的正义”系列访谈:检察机关服务保障经济发展

分享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