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治在线 联系电话:010-52323421
首页 > 调查 > 正文

“安倍谈话”与日本“正常化”
发布时间:2016-07-17 15:20:42   来源:   点击:

        战后七十年,日本首相安倍将发表谈话,如何面对日本的侵略历史将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此外,今年也是联合国七十周年,日本加入联合国六十周年,日本一直试图获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日本对战后历史的反思与加入安理会就牵扯到了一起,3月16日安倍在东京的联合国大学发表演说,强调了日本的未来以及对联合国做出的贡献。如何拿捏历史问题,关系到日本的国际形象。

          为了把“安倍谈话”写好,日本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智囊机构,安倍提出了几个论点,而反思历史问题只是五个要点之一,更多的是日本已经做出的贡献以及未来的远景。最近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回应中国总理李克强关于“也要承担前人历史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时认为,中日关系的发展更应该面向未来。由此可见,安倍谈话的重心不在历史反思,而是对未来的展望。为什么在历史问题上日本会如此敏感,除了文化心理的因素之外,还在于历史问题已经嵌入到当代日本的国家构造之中。安倍所描绘的“正常国家”是摆脱历史问题牵绊的国家,也是一个修订“东京审判史观”的国家,摆脱战败国地位的国家。这也是“安倍谈话”广受关注的原因所在。

          在联合国大学的演讲中,安倍提出,日本在对之前大战进行深刻反省的基础上,努力建设用自由和民主保卫人权,尊重法律支配的国家。从这一表述中可以看出,日本在战后的成绩是重点,而战争的性质被边缘化了。1995年的“村山谈话”承认日本的“侵略战争”、“殖民统治”,而安倍曾经否认“侵略战争”。安倍在多大程度上继承“村山谈话”的表述,直接反映了其历史观以及国家观。

          有人认为,日本为了“入常”,可能在历史问题上会做出妥协,但目前来看,安倍未必会如此,他不会将历史问题作为入常的关键要素,而是要“讨好”联合国,强调日本提供了仅次于美国的联合国会费份额。德国总理默克尔访日期间,希望日本要”正视历史“,以争取得到邻国的宽容,对于默克尔的建议,日本政府试图紧急灭火,以免中韩两国以默克尔的言论来要求日本真正”深刻反省“。日本外长岸田文雄声称,不能将日本和德国进行对比。另外还有些人指出德国对历史的反思也不顺利,比如最近希腊又将二战的事情抬出来,要求德国进行赔偿。这种言行本身就折射出日本与德国之间的巨大差距。

          德国对历史的反思至少在三个层面值得日本学习:否认侵略战争、否认大屠杀是触犯法律的,对历史的反思已经法律化;下一代人也需要承担战争的责任,对战争历史的反思已经超越了二战,而到了战争本身,引领了欧洲的反战思潮;承担战争责任,与受害国和解,真正消除了法西斯主义对德国国家形象的影响。德国也想“入常”,而且很可能跟日本一起,即便安理会改革也不会一下子增加好几个名额,德国与日本携手出线的可能性极小,既然如此,德国就要跟日本切割开来,至少在历史问题上要进行区分。默克尔时隔七年访问日本,专门谈到历史问题,值得玩味。而日本政府的“灭火行动”恰好配合了默克尔的策略,无论默克尔在主观上是否有这样的意图,客观上的确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日本和德国在战后的经历不一样,比如德国早已加入北约,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两德统一之后,德国的实力不断增强,金融危机之后,德国悄然崛起,再次成为欧洲霸主。这些都是日本想要得到的,是日本一直没有融入到东亚,在慰安妇问题、侵略战争问题上挑战邻国的底线。“正常国家”并不仅仅是宪法第九条,也不仅仅是获得集体自卫权,而是真正能够改善与邻国的关系,形成互信,成为地区合作的推动力。“正常国家”并不是推卸历史责任,而是承担责任,而一些责任并不是花钱就可以完成的,而是一种姿态,和解的姿态。

          对于“安倍谈话”,各方的认知是存在差异的,周边国家更关心日本如何面对70年前的那场战争以及此前的历史,而安倍的重点是战后70年日本的成绩。这种反差让安倍的“正常国家”很难得到邻国的谅解,更不要说支持了。就目前来看,从安倍口中说出“侵略”和“殖民统治”恐怕不容易,而这正是外界所关注的“关键词”。只谈战后七十年的辉煌,而对战争三缄其口,又如何将当代日本与千年日本联系在一起呢?这种断裂扭曲的历史观,恐怕也很难让日本“正常”。

       

上一篇:亚投行不再是中国的自娱自乐
下一篇:英国何以拥抱中国崛起?

分享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