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治在线 联系电话:010-52323421
首页 > 调查 > 正文

“猪笼浸塘”的背后:合理?合法?
发布时间:2016-07-17 15:20:41   来源:   点击:

        每次自我介绍时,要是遇到容县人,我总是不自觉地说和对方是老乡。我出生的那个地方虽然是平南属地,但与容县只有一河之隔,桥这头是平南地界,那头是容县地界,有点“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的味道。那天在电视里看到一个偷钱的小孩被装进铁笼浸塘的新闻,觉得十分“亲切”——这样的事在我的家乡极有可能发生。那些村民接受记者采访的乡音,我听起来十分耳熟,对他们为什么这样做的“逻辑”,更是了如指掌。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个14岁的小孩偷了邻居两万块钱,邻居找到他后,把他装进一只铁笼子里丢到水塘里浸泡,以示惩罚。我一眼就看出那只铁笼是猪笼,过去的猪笼是用竹子编的,后来逐渐改成铁做的,在村道乡道上,经常会看到有人像耍杂技一样,在自行车后驮着一头装在铁笼里的大肥猪。猪笼沉塘的故事小时候经常听说,但它只是用来惩戒那些违反了“规则”的女人。村民对小偷这样做,我猜一定是受了历史的启发,要不然想不出这样的招数来。

          果不其然,如我料想的那样,电视里记者采访到的人对这样惩罚小偷都觉得理所当然,不仅当事人理直气壮,其他村民也充分理解。对于失窃者来说,两万元不是小数目,要是只偷了两块钱就把人装在猪笼里,一定会犯众怒。所以有人认为“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这样做,只是书生之见。在村民眼里,他们惩罚的不是“小孩”,而是“小偷”。过去“样板戏”《红灯记》有句唱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农村,14岁的小孩已经是帮衬持家的“小大人”了,要紧的是这个小孩平时就有偷鸡摸狗的毛病,曾经被送过派出所,教训几句就放了出来。

          派出所“依法”管不了,这样的惩罚对于村民多少是一种无奈之举,在他们眼里,国法管不了,还有族矩家规。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农村有很多情形不是城里人所能想像的。如果你问出“为什么不把他送到少管所”之类的话,我连回答的兴趣也没有,它跟晋朝那个皇帝问“为什么不吃肉粥”差不多;希望也不要出主意认为应对他进行所谓的“社区矫正”——恐怕这个词村民听也未必听说过。

          我琢磨这件事为什么会成为新闻。对于当地人来说,装猪笼跟抓住小偷暴打一顿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后者的皮肉之苦比前者更厉害。但如果真的只是打一顿,即使把腿打断了,甚至把人打死了,恐怕也不会吸引这么多人关注。村民采取这样的方法,希望通过它解决“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并收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因为当地许多人家里也被小偷光顾过。从某种角度说,这跟法律所追求的“社会效果”是一样的,错就错在,在一个法治国家中,执法都是“公权”的体现,不允许谁因为受到侵害就去对他人实施私刑,哪怕它具有震慑违法犯罪的“社会效果”。

          像 “小偷猪笼浸塘”这样的事,在外人眼里,大概就跟我们听说印度人丢石头处死强奸犯差不多,给人一种很野蛮很蒙昧的感觉,应该发生在中世纪才对。所以这件事的痛点,表面上是村民没有法律意识,更深层次是这个地方缺乏维护人权的应有文明。这也反映出经济与文化的一种区别:经济可以风驰电掣、一日千里,但要改变一个地方的文化,使它跟上文明的步伐,是一件更为困难的事情。

          自己的家乡发生这样的事,我感到脸上无光,但并不希望它只像一阵风刮过。如果说对违法的村民免予处罚是根据情节轻重作出的合理决定,那么当地政府起码应想方设法让这件事广而告之,深入地做一次普法行动,使得所有人都明白实施私刑是一件严重违法的事。法律本身是文明的产物,从文化的角度,普法是一种推动文明的文化建设。出了这样的“糗”,如果能让当地政府意识到在法治和文明建设上的短腿,我觉得起码那小孩没有白浸了一回猪笼,这要比他自己是否改邪归正还意义重大。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发展经济,不能陷入这三个误区

分享到:
123